QQ +86(10)6542 9135
产品介绍  |  联系我们
当前的位置:首页>关于我们>新闻

新闻

越南反超孟加拉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国!



04:11 27 / 08 / 2020


1


越南成为第二大成衣出口国


过去十年,孟加拉国与越南的服装出口竞争力相当。但是,孟加拉国以低价服装出口为主;越南以高价服装出口为主。


虽然新冠疫情在短期内对越南的纺织服装出口造成冲击,但越南的纺服产业恢复速度明显比较快,所以越南今年上半年发力,超过了孟加拉。在后者服装出口下降幅度18.12%的时候,越南这边受到的消极影响就小得多,只下降了3.09%。


2

越南服装出口增长的原因


孟加拉方面的代表对越南的逆势增长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这一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一方面原因,欧盟等国对越南的投资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欧越自贸协定的签署对其影响尤其大。


2020年6月,越南的纺织服装出口金额为26.02亿美元,环比增加39.37%,同比减少9.66%;出口纱线12.72万吨,同比增加0.24%,环比增加27.95%。


欧盟不仅是越南的第二大出口市场,而且长期是世界第一大成衣进口国,欧越自贸协定已于8月1日生效,据越南媒体报道,2020~2025年,预计越南出口额增长达42.7%。其中,服装纺织品出口额增长将达到81%。


虽然EVFTA也对给越南带来纺织品服装的原料短缺、EVFTA的原产地规则等限制,但对于越南仍然是“重大利好”。


而且在生效之前,欧盟就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诚意,对越南境内的多种产业进行了投资,其中就有不少制衣厂。服装本来就是越南对欧盟出口的重要货物,在得到他们的帮助后,更是获得了快速增长的机会。


另一方面,受疫情和中美关系恶化的影响,越南纺织品的优势也逐渐扩大。


1.png

美国商务部下属的纺织品和服装办公室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从价值上看,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服装从2019年的近30%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20%,现在与越南持平。


美国时装工业协会在第二季度对领先时装公司的25位高管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虽然大多数商品是从包括中国和越南在内的多个国家进口的,但2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从越南购得的商品比中国多今年,去年为25%。


此外,美中关系的恶化,也加快了中国制造商和出口商已经开始的行动,即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周边国家,以利用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并避免美国的进口关税。


“外国投资在帮助越南发展和扩大其服装生产能力方面确实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是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越南重要的外商投资来源国。据越南海关部门统计,2020年上半年,中国对越投资(不包括中国台湾的投资)15.8亿美元,位居第三位。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流入越南纺织服装业的外国直接投资总计195亿美元,其中韩国是第一大来源,其次是中国台湾,香港和中国大陆。


3

孟加拉服装出口放缓的原因


据官方统计,成衣出口占孟加拉国商品出口总额八成以上,就业人数超过400万人,纺织服装产业对孟加拉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至关重要。


事实上,孟加拉国的服装出口一直在下降,孟加拉在过去几年中关闭了近1200家小型服装工厂,同时,该国也没有符合国际零售商和品牌所设定的严格合规性,同时价格也不是特别低。


出口增长的放缓反映了孟加拉国RMG行业竞争力的下降。在2019-20财年7月至11月期间,孟加拉国的成衣出口下降了7.74%,根据最新信息,2019年7月至10月越南的出口增长了6.41%。

孟加拉出口放缓,还有以下原因:


1、工人工资水平上升,去年12月孟加拉提高了最低工资,这使得劳动力成本大大提高。


2、效率低下和相对较高的经商成本,也是孟加拉贸易竞争力不足的原因。


3、行业的集中度过高,价格战激烈,孟加拉的单子价格非常非常低。


4、行业不景气。2019年1月至11月期间,孟加拉成衣行业总共关闭了61家工厂,裁员31600人。







目前,孟加拉国大多数服装厂的产能已恢复到75%左右,这说明订单正在顺利恢复。行业人士表示,如果国际采购商继续按目前的节奏从孟加拉国采购,9月份之后该国对布匹的需求将会继续增加。


据孟加拉国纺织品制造商协会介绍的情况,到7月份,孟加拉国全年布匹销售订单已经完成50%以上,预计到9月份将完成75%,年底前将完成全部任务,到明年1月份出口将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4

其余东南亚纺织大国现状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如今仍在深化,全球纺织业的主要参与者们纷纷受其影响,全球数据分析公司预计,今年亚太地区服装和鞋类行业的销售损失954亿美元。全球纺织业销售额将减少3956亿美元,比去年下降19.5%,占整个零售业收入损失总额(1.3617万亿美元)的29.1%。


柬埔寨:预计四季度订单能够持平的比例不到20%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欧盟贸易最惠国待遇取消的双重压力下,柬纺织服装产业面临很大困难。年初至今约250家企业停工或关闭,15万从业工人失业,其中主要为女性工人。根据GMAC调查,预计今年三季度仅30%的会员企业订单能与去年持平,其余均有不同程度下降。而预计在四季度订单能够持平的会员比例不到20%。


由于EBA关税优惠措施的取消,柬服装类产品对欧盟市场出口价格相对上升,来自欧盟的订单明显下降。为了节省成本,目前很多服装生产企业停工停产。柬政府对相关企业有一定支持,企业每月支付工人30美元最低工资,政府补贴40美元,以此协助企业抵御疫情冲击。


缅甸:近10家企业的申请停业


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局局长丹欣伦称,缅甸投资委员会已收到大约10家企业的停业申请。根据缅甸投资法,业经MIC批准成立的企业必须经过批准才能正式停业,且需接受税务部门检查纳税情况。他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一些企业正在缩小生产规模,甚至被迫暂时关闭或永久关闭。个别企业主跑路,没有支付工人工资。


据悉,今年截至6月21日,有100家服装纺织企业和63家其他企业关闭,54000多名工人失业。目前,已有101家企业恢复运营,超过15000名工人重返工作岗位。


疫情对缅经济影响较大,欧美订单的大幅缩水对服装产业未来的发展造成了较大打击。调查显示,70%的服装厂对订单恢复至以往水平没有信心。目前很多企业也在寻求新的发展路径如转产口罩等防疫物资。


印尼:纺织业因疫情爆发大发横财


在全球疫情影响下,由于印尼尚未深度融入全球供应链,冠状病毒引发的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可能不会对印尼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随着工厂从中国以外寻找替代材料,印尼纺织和服装公司今年接到的国内外新订单增长了约10%。据印尼公司人员透露,在亚洲纺织和服装行业面临倒闭和裁员之际,印尼纺织和服装公司却因疫情爆发和蔓延导致的发货延迟而大发横财。


随着今年印尼-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的批准,纺织品和服装的销售额预计将会上升,而冠状病毒带来的意外收获也将随之而来。根据《印尼-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澳大利亚将削减纺织品和服装产品5%的进口关税。


老挝:企业普遍面临订单荒问题


老挝本身服装产业较小,此次受到的疫情影响是各国中最大的。


老挝服装工业协会主席Xaybandith称,老服装产业对进口依赖程度高,因疫情导致的口岸关闭对其产业的原材料供给造成了不小影响。受疫情影响,目前仅自泰国、中国、越南等地的进口还较为顺畅,但进口检查极为严格。


4月起仅防疫工作满足要求,且有员工宿舍或员工在工厂附近居住的工厂才能拿到开工证进行生产,因此整个产业活力严重不足。部分企业希望通过转产防疫物资寻找新出口,但因原材料、设备等多种原因,目前仅3家企业成功转产。目前老挝服装企业普遍面临订单荒问题,未来发展压力较大。


泰国:出口下滑,多采取减产方式


泰国拥有较为完善的纺织服装产业链,但此次疫情对泰国的产业影响也不容小觑。


泰国国家纺织工业联合会主席Jumnong表示,目前泰国纺织服装产业出口同比下滑了17%,进口下降19%。其中,自中国进口下降12%,自东盟进口减少16%。因订单不足,目前泰纺织服装企业多采取减产方式运行,部分工厂每周仅开工4天。原先满负荷运转的印染企业,目前也存在每周停工1天的情况。与此同时,已有订单的收款工作也有较大困难。


不过,疫情可能也是把双刃剑,部分企业在危机中寻找新出路,研发抗菌类产品出口日本,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今年以来,部分工厂寻找新机遇,对产能进行了扩张,还有十数家新工厂开始运行。在政府支持下的ThaiTex项目也在积极为行业的发展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