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 +86(10)6542 9135
产品介绍  |  联系我们
当前的位置:首页>关于我们>新闻

新闻

2021年东盟市场刻印数字经济标签



03:57 17 / 03 / 2021


发生在2020年的两件大事,将东盟推上了史无前例的地位。


一件是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在第3名的位置上沉淀多年之后,东盟于2019年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短短一年之后又登上了第1名的宝座,改变了中国对外贸易市场结构。


另一件是2020年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RCEP是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东盟10国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成员国的总人口、经济体量、贸易总额均占全球总量约30%。RCEP生效后,区域内90%以上的货物贸易将立即降税至零或10年内逐步降至零。


毫无疑问,这些给2021年东盟市场开局塑造了一个“喜头”。传统上看,欧盟长期以其发达市场的大容量受到追捧,它既是技术、投资和贸易势高之地,又是标准、规则等贸易制度的权威所在。相比之下,东盟低调许多,虽然其人口更多、区域面积稍大,但是总体上发展层次较低,属于潜力爆发与顽疾缠绕交织的新兴市场。


可事到如今,谁又能说贸易力量不会交替呢?


东盟之数字经济


虽然疫情打击了东盟各国经济增长,但其数字经济发展势头仍然强劲。


东盟对数字经济非常重视。早在2018年,东盟就批准了《东盟数字一体化框架》,该框架成为东盟数字经济领域的综合性指导文件。2019年,东盟又制定了《<东盟数字一体化框架>行动计划(2019—2025)》。这两个文件在促进无缝贸易、保护数据并支持数字贸易和创新、实现无缝的数字支付、拓展数字人才、培养创业精神、协调行动6个方面有所着力。


2021年1月22日,东盟举行首次数字部长会议并发布了《东盟数字规划2025》,明确了未来5年东盟数字发展的总体目标,即将东盟建设成一个由数字服务、技术和生态系统所驱动的领先的数字社区和经济体,再次为东盟地区数字一体化发展做出制度安排。


由脸书和贝恩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东南亚数字消费者报告》显示,到2025年,东南亚数字消费者支出将比2020年增加约2倍,从530亿美元跃升至1 470亿美元;每人每年网络交易额将从2020年的172美元增至2025年的429美元。


2020年疫情期间,东盟地区许多传统企业采取了新的数字化销售方式,加快了该地区的整体数字化转型进程。可以预见,东盟数字经济释放出的巨大潜力,将聚集成拉动该地区经济复苏的一股不可忽视的能量。


纵观全球,数字经济和数字化转型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所有市场参与者,谁是先行者,谁就可能在新时代成就另一番事业。东盟深知自身作为后起之秀的不足之处,于是在数字经济领域“排兵布阵”,而其消费市场“新贵”的头衔将不辱使命。


东盟之重点贸易市场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与东盟贸易额达6 846亿美元,同比增长6.7%,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4.7%。其中,中国对东盟出口额为3 837.2亿美元,同比增长6.7%;自东盟进口额为3 008.8亿美元,同比增长6.6%。越南、马来西亚、泰国为中国在东盟的前三大贸易伙伴,贸易额分别为1 922.9亿美元、1 311.6亿美元、986.2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8.7%、5.7%、7.5%。


虽然2020年疫情导致这3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均出现下滑,但是2021年恢复正增长指日可待。作为东盟地区的代表性国家,它们各有自己的优势领域。


根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发布的相关营商环境指南,越南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大部分产业不具备完整的产业链,缺乏高新技术,产品附加值较低。电子、纺织和制鞋是越南发展最快的三大产业。


自2013 年起,电子工业成为越南最大的产业门类。三星、富士康、佳能、微软、LG、松下、日立等知名企业均已在越南设厂。尽管越南纺织产业链不完整,80%的原辅料依靠进口,但是近些年吸收了大量外资。越南是世界第二大鞋类产品出口国,制鞋业本地化率约为40%,本国配套产业可满足50%的中档鞋和20%的高档鞋的生产需求,近六成原辅料依靠进口。


不少跨国企业在寻找下一个“成本洼地”时,很快便锁定越南。毫无疑问,该国已成为全球产业转移的“香饽饽”。


马来西亚为出口导向型经济,对外贸易在其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优势产业有农业、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其中,制造业是该国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包括电子、石油、机械、钢铁、化工及汽车制造等行业;服务业为其最大的产业部门。


泰国重点产业包括汽车业、农业、纺织服装业、旅游业、橡胶及橡胶制品业、塑料业、电子业、化工及石化工业。其中,农产品是泰国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纺织服装业和汽车业是其支柱产业。1985 年以来,泰国一直是世界上纺织服装出口重点国家之一。


另外,在东盟数字经济提速的大环境下,包括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在内的东盟各国都在向数字化领域倾斜,争取在这一波新趋势中找准自己的位置。


世界似乎就是平的,各国经济最终的上升运行轨迹趋于一致,追赶者有追赶者的姿态,而引领者只得负压前行。东盟以数字经济为翼,开启了追赶加速度。